简体中文| 繁体中文| 英文版

图片新闻

更多>>

编修动态

当前位置:首页 > 编修动态 > 正文

三宝垄侨情调研报告

发布时间:2017-07-10   作者:暨南大学华侨华人研究院 石沧金教授   来源:《广东华侨史》编委会   浏览次数:
 

 

  2017年4月29日-5月20日,《广东华侨史》调研团赴印尼、柬埔寨、老挝,实地考察三国侨情。期间,5月6—9日,调研团在印尼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三宝垄调研。根据几天的实地访问及搜集到的相关资料,我们对三宝垄的侨情有了更深入的了解。

一、华侨移居三宝垄历史悠久

  三宝垄位于印尼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——爪哇岛,是中爪哇省首府,当地华人称其为垄川。三宝垄频临爪哇海,是印尼第三大海港,仅次于泗水、雅加达,也是中爪哇省最重要的商港。

         

  

     林天佑(印尼土生华人记者兼作家和历史学家)在《三宝垄历史——自三保时代至华人公馆的撤销(1416-1931)》(李学民、陈巽华译,暨南大学华侨华人研究所1984年,下文简称《三宝垄历史》)中提到,三宝垄的最初名称来自阿森-阿朗(印尼语Asem-arang)。从前,三宝垄当地有很多果树阿森(印尼语Asem),它的叶子稀疏(djarang-djarang)不密,所以就叫阿森-阿朗(Asem-arang),后来演变为现在的森马朗(三宝垄Semarang)。而根据传说,明代航海家郑和率领舰队下南洋时,曾在三宝垄登陆,城市由此得名,即华人将当地称为三宝垄。每年阴历6月30日是纪念郑和抵达三宝垄的“圣日”,当天,全国各地的华人都要到这里参加庙会。

  根据传说,郑和率舰队登陆三宝垄的具体地点在三宝洞(Sam Poo Tong),当地人称为葛堂巴都(Gedong Batoe)。《三宝垄历史》一书认为,郑和(三保大人)是第一位到达三宝垄的中国人。

  根据另一传说,当年郑和船队驶抵三宝垄时,副使王景弘病重,船队被迫停泊下来。郑和率部属登岸,发现一个可供栖身的山洞,于是留下10名随从,一些药物、食品和一条船,将王景弘安置于洞内疗养,他则率舰队然后继续航行。王景弘病好后,与随从在当地长期居住生活下来,他们与当地女子通婚,人口不断繁衍,当地成为市镇。王景弘还传播中华文明,并向当地居民传播伊斯兰教,教导人们崇敬三保大人的业绩和品格。他还制造三保大人的雕像,放在洞穴里,带领他的追随者们定期向雕像膜拜。

  作为三保大人的部属,王景弘及随从去世后,皆葬于当地,因而名之为三宝垄。当年郑和登陆的港湾,也被命名为三宝港。

         

 

  郑和下西洋时是否到过三宝垄,以及其副使王景弘是否病居于此,我国史书并未明确记载。不过,郑和下西洋时,曾数次经过爪哇岛,有史料记载为实。

  朱杰勤先生认为,虽然我国史书并没有郑和及其副使王景弘到过三宝垄的记载,不能因此“就完全否认这件事情。而且古代传说往往不能与历史事实截然分开。三宝垄的华人从不怀疑郑和来过三宝垄,而且在今天岩穴地址附近登陆,也确实在此地立庙以纪念他。不论有无其事,但最早在三宝垄建立居留地就是中国商人,而辛勤开发这个地区的也是中国人,这是大家公认的”。

     印尼和三宝垄的华侨华人都对郑和到过三宝垄深信不疑,并立庙祭祀,称郑和为“伟大的三宝”,甚至把他作为三宝垄的保护神来祀奉。每逢中国阴历的初一和十五,当地不少华侨华人都要前往三宝公庙烧香敬仰,印尼人也按爪哇历前往礼拜。世代传扬,经久不息。1966年,三宝垄市政府建立纪念碑,以印尼文、中文、英文记载了郑和的简历及访问印尼的经过。

  三保庙位于距三宝垄市中心西南5公里的望安山麓,背山面海,颇为雄伟。这里是当年郑和船队登陆的地方,当地人为了纪念他,修了这座庙。经过数百年的沧桑更迭,三保庙几经烧毁,却又几经修葺扩建(1724年进行首次重修),可见当地人对郑和的尊敬崇拜。

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三保洞

 

    至于三宝洞,它位于三宝垄市北郊5公里的狮头山上。洞前有古木参天,洞口有一米见方,可屈身而入,内深数米。洞旁有一水井,相传是郑和为供土兵饮用所凿,因而名“三宝井”。洞中石壁上供奉有郑和神像,刻有“受命皇朝临海国,留踪石洞庇人寰”的对联。洞前建有三宝公庙,为三座中国式的殿宇。中殿供郑和塑像,左殿供一大铁锚,据称是郑和船队遗物,右殿是副使王景弘及其随从之墓。

  三宝公庙最早建于1434年,后经历多次重建。目前它是当地的一处游览胜地,终日游客络绎不绝,香火旺盛。

  除了三宝洞,三宝垄另一处关于郑和的著名建筑是大觉寺。根据三宝垄三宝基金会的说法,原来三宝垄只有一个三宝洞,但当时那片土地属于犹太人所有,华人去参拜郑和需要交钱,所以后来华人就决定再修建一座祭祀的庙宇来供奉郑和。

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三保洞

   

  2005年,三宝垄举办庆祝郑和下西洋600周年活动,印尼国家领导人给当地的唐人街正式命名,这在全印尼是唯一一个被国家领导人正式命名的城市唐人街。

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三宝垄唐人街

 

  中国移民究竟最早于何时到达三宝垄?西方学者如莱佛士在《爪哇史》(吉隆坡牛津大学出版社1965年)中记载了中国移民到达三宝垄的事件:“大约这个时期(即爪哇的赛伽历846年,亦即公历942年),爪哇被认为同中国发生了首次往来:有一艘大的中国三桅船,在爪哇的北海岸失事,全体船员上了岸,有些人在扎巴拉附近,其余在三宝垄和直葛。”这是目前最早记载有关华人到达三宝垄的史料。根据相关史料,我们可以认为,10世纪时已有中国人陆续移民到三宝垄,而大量中国人移民三宝垄的时间应该始于15世纪,即郑和下西洋时代。

二、三宝垄侨情概况

  三宝垄最早的华人,应该不是从中国直接来到三宝垄。他们先是在爪哇岛西部的万丹登陆,之后散布于札巴拉、拉森、南望、淡目、丹戎、普贾兰,最后才到达三宝垄。

  移居三宝垄的华人,早期主要居住在三宝垄郊区,即三保洞周围,这里地理位置优越,临近港口;同时也是能够得到三保公庇佑的风水宝地。随着人口趋于繁盛,一些华人后来移居到三宝垄市区。

  荷兰殖民统治爪洼岛初期,为了防范华人结党成群,殖民者下令居住在三保洞的所有华人迁移到三宝垄市内,便于殖民者监视、防范华人社会。为此,荷兰人将华人划定出专门的居住区。这样,三宝垄的华人便聚集在一条被称之为“福溪”(三宝河)的河流所环绕的华人区。

  三宝垄的居民,大多数是爪哇族。根据当地一些年份的人口普查数字,1920年,爪哇族人有158 036名,占当时全部居民的80%;1955年时,三宝垄大约36万人口中,爪哇族人占81%。而生活在三宝垄的华人,1920年时统计有19 727人,大约占当地总人口的12.48%,1955年时华人约有6万人,大约占总人口的16.7%。

  2005年时,三宝垄华人大约有30多万,占当地总人口189万的15.87%。

  华人对三宝垄的社会、经济发展起了非常重要作用,当地到处都有华人的印记。三宝垄50-70%的经济活动与华人有关。当地华人大多数以经商为生,商业方面主要是物资批发,工业方面则是塑料、铁皮、布匹等产品制造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华人商店

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唐人街头

 

  早期,华人在三宝垄主要从事开发和经营商业,也从事中国到印尼的贸易和印尼国内的贸易。他们从事的行业除了商业和贸易外,也进行制糖、酿酒、制花生油、制蜡烛和承包业等。由于华人商业的繁荣和移民人数的不断增多,荷兰人还专门在华人中设置了甲必丹、雷珍兰和马腰等官职,以便其管理华人内部的事物。1672年,荷兰殖民者首次任命郭桥为华人甲必丹。1829年,殖民者又赐封陈长菁为三宝垄第一位华人玛腰(在陈长菁于1841年创建的陈圣王庙中,至今仍可见到一块上写“玛腰”的木牌)。在其殖民统治期间,荷兰人在三宝垄共任命了16名华人甲必丹、20名雷珍兰和10名玛腰官员等。

  三宝垄华人社会建有多家社团。

  1876年建立的“文献堂”,是三宝垄最早的华人社团。创建者陈荣宗(雷珍兰)、马美祥、林金宁、欧阳二桥、温肇基等。文献堂成立后,由娱乐团体逐渐转变为慈善公益团体,影响不断扩大,殖民政府也承认其为合法社团。文献堂是三宝垄华人唯一最早成立并保留至今的团体。

  1903年,著名保皇派领袖康有为来到三宝垄。在他的推动下,1904年,三宝垄中华会馆成立,同时成立华人学校——三宝垄中华中小学。中华会馆首任主席何世泽。

  到1940年,三宝垄华人社团已有16家,主要包括中华会馆、中华商会、中华国语会、南星剧社、中爪哇客属公会、旧鲁国公会、新鲁国公会、牙科公会、南安会馆、惠侨同乡会、广肇会馆、福清会馆、三万兴、和合会、文献堂、公德祠等。

  三宝垄华人也曾创建了不少学校,如华英中学(1916年3月由郭秋春、黄仲涵、颜江守等共同募款创办)、中山学校、中华学校、大中学校、正谊学校和中南学校等。

  “印尼糖王”、著名华人企业家黄仲涵(1866-1924年)出生于三宝垄;“世界十大富豪之一”林绍良(1916-2012年)下南洋之后,投靠在骨突士(属于中爪哇省,距离三宝垄不远)的叔父,并曾在三宝垄做生意。

  在三宝垄市区,有以黄仲涵命名的街道——黄仲涵街。

三、多元化和本土化的三宝垄华人社会

  一般认为,三宝垄华人社会中福建人居多,但是,实际上华人的组成成分并不单纯。除去福建人外,尚有其他五、六个不同的方言群,这些方言群主要有客家人、潮州人、广府人和海南人等。根据我们此次的调研、访谈得知,在三宝垄粤籍华人中,客家人比较多,广府人有1万人,潮州人有500户。

  当前,三宝垄华人各方言群组织了不同的社团,其主要有八大社团,即三宝垄客家公会、三宝垄广肇会馆、三宝垄福清会馆、三宝垄闽南公会、中爪哇三宝垄潮州乡亲公会,三宝垄垄华福利基金会、三宝垄华英基金会和文献堂,等等。

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广肇会馆

 

  三宝垄潮州乡亲公会是印尼潮州公会总会的属会。早在100多年前,潮州人就来到印尼,他们主要分布在廖内、坤甸。后来,一些潮州人又从坤甸来到三宝垄,从事木材生意,以及岛际贸易等。目前,中爪哇潮州人有3千多人,主要在三宝垄。印尼独立后不久,三宝垄潮州乡亲公会成立。目前该会有会员500多人,但年轻人很少参与。2017年,印尼潮州公会总会在雅加达主办国际潮团联谊会年会,三宝垄潮州乡亲公会积极参与。

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

  

      根据我们对三宝垄华人的访谈,可以明显感觉到,和邦加等地的华人一样,因为已经在印尼生息繁衍多代人,在印尼华人观念中,他们的老家(祖籍地)不在中国,而在印尼,在其祖先最早落脚、发展的某个地方。比如,三宝垄的潮州人,更愿意说他的老家在西加里曼丹,在坤甸。因为那里曾是他们祖先生活的地方。他们也可能在那里出生、成长。实际上,在印尼,年轻一代的华人更不知道其中国祖籍地,他们不会讲华语或方言,而是熟悉他们在印尼的老家,讲印尼话。这是华人在印尼已经深刻本土化的正常体现。

  当然,老一代的华人还保留诸如祭祖、拜神、庆祝春节和中秋等传统节日,但年轻华人不怎么参与,他们大多信仰基督教、天主教,对中国传统宗教信仰不感兴趣。

  三宝垄华人本土化的另一个重要表现是建立多语言学校。这些学校的教学语言包括印尼语、英语、华语等,但大多以印尼语为主。如三宝垄有南洋三语学校,大约2012年开办。在大觉寺旁边,有一所四语学校(另加爪哇语),1937年创办,历史悠久。目前有幼儿园、小学、初中,免费教育,六年级包免费餐饮。学生不分种族,大约有200多人。由华人的孔教基金会管理。

  三宝垄华人的本土化是非常全面深入的。在日常生活习俗中,印尼化的特征也很明晰。在三宝垄,中国人经常使用的筷子已经不大见到。当地的华人无论是在家中,还是在餐馆酒店吃饭,都使用诸如汤匙或刀叉用餐,或者直接用手抓饭。而很多当地食品的形式与内容,既与中国有关系,也发生了很大改变。春卷在中国应该是油炸的,可在当地既有油炸的,也有水煮的。这种水煮的春卷,可能是当地的华人适应当地的热带气候而制作的。而且当地春卷的馅,一般不用猪肉,以加笋丝而闻名。三宝垄华人喝茶都会加糖,应该是接受了当地人爱吃甜食的习惯。

  三宝垄华人的服饰、穿戴也很多样化与当地化。他们十分喜好印尼的蜡染花布“巴迪”。巴迪清爽吸汗,且洗涤起来不掉色,成为了当地人穿衣的首选。特别是每逢当地的重大节日,比如印尼的国庆节,当地的华人必穿精美的“巴迪"。

  三宝垄华人社会的多元性与本土化,也体现在宗教信仰领域。

  在三宝垄,华人将中国传统的宗教信仰文化传播到当地。三宝垄华人的宗教信仰,既有以中国“儒、释、道”三教为主的教派信仰,甚至包括西方的基督教和当地的伊斯兰教信仰;也包括中国民间信仰,以及当地华人所造的神灵崇拜。在华人民间信仰中,除了崇拜和祭祀祖先外,奉祀信仰的神灵“多种多样”,如关帝、观音、大伯公、福德正神(土地神)、玉皇大帝、齐天大帝、玄天上帝、保生大帝(三宝垄华人又称其为小三保)、广泽尊王、城陛爷、三官大帝、清水祖师、陈圣王(开漳圣王)、六十太岁星君等等。

  三宝垄著名的华人寺庙大觉寺约建成于1772年,是当地规模最大的华人庙宇。大觉寺里除了供奉佛教的菩萨和三宝大人外,还供奉了道教的太上老君,以及福德正神、孔子、关公等神明。

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大觉寺

 

  三宝垄大觉寺左旁为功德祠,历史也很悠久。约在1830年代,陈烽烟担任甲必丹时,为了便于处理华社事务,他在其住宅旁建立了华人公馆(又被称为指南斋)。约1845年,陈烽烟(已升任玛腰)与马荣周(曾任玛腰)、许玉顺(曾任雷珍兰)合作,创建了功德祠,并将大觉寺修葺一新。

  功德祠包括中间主殿,以及两边的偏殿。主殿中间分为三神龛,供奉神祈分别为西方三圣(中)、天上圣母(右)、三保大人。两边靠墙处分别有九尊共十八罗汉。再往门口的两边墙上分别有普贤菩萨(左)和文殊菩萨嵌入式雕像。右偏殿自后墙至门口供奉保生大帝、五路财神、城隍爷、凤山寺、太上老君。左偏殿自后墙至门口分别供奉地藏、关帝、福德正神、至圣先师、玄天上帝、清水祖师。大觉寺和功德祠中供奉的神灵相当多样甚至负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功德祠

 

  三宝垄华人还创造了不少本土化的神灵,如三保大人、泽海真人等。

  关于本土化的重要神祇泽海真人,一种看法认为,泽海真人即郭六官,郭六官是印尼华侨商人,1685-1695年曾任三宝垄港主(Syahbandar)和甲必丹,也是1740年华侨抗荷起义领袖。1740年红溪事件发生后,郭氏参加华侨抗荷起义军,曾援救被围困在卡朗泽鲁克的爪哇人与华侨联合抗荷起义军,并在这次战斗中与其两位爪哇朋友失踪或被杀。另一说,直到1749年郭氏才去世。相传他去世后曾在某一圣地出现过,从此当地居民开始崇拜和奉祀他,尊称为“泽海真人”。三宝垄泽海庙约建于1756年,主祀郭六官,该庙也是郭氏家族的宗祠。1873年曾大规模修缮。庙内存有许多文物。该庙拥有地产,是该市最富有的华人寺庙,庙内还供奉郭六官的两名土著仆从的塑像。

    三宝垄三教庙宇联合会有关资料显示,当地仅在册的“儒、释、道”华人庙堂就达20余座,除了前文中提到三保庙(三保洞)、大觉寺、泽海庙,它们还包括:山敬堂、济化堂、上帝庙、灵福庙、福盛庙、寿福堂、感福庙、厚福庙、敬德堂(忠仁义堂)、西河宫、三皇庙、松善堂、百河堂、万福宫、仁义堂、关圣庙、卢李庙。仅在我们参访过的唐人街,就有20多家寺庙,随处可见。

  根据《三宝垄历史》的记述,大约在1753年,三宝垄华人修建了首座庙宇大伯公庙,位于十九间街。

  我们在唐人街实地访问时,曾看到“厚德庙”,历史久远,奉祀福德正神(中)、观音菩萨(右)、关帝。离泽海庙不远,有“寿福堂”,奉祀福德正神、关帝等。该庙约1753年建成,其中供桌边上写有“道光十一年辛卯阳月吉置”,道光十一年(辛卯年)即公元1831年。

 

   

  寿福堂

 

  此外,三宝垄华人的基督教堂约有7-8个座,伊斯兰教堂也有约10多座。

  为纪念、敬拜郑和而建立的三宝垄三保庙,不仅是整个三宝垄华人社会认同的象征,也是周边、中爪哇或全印尼华人,乃至当地伊斯兰民族朝拜的圣地。我们实地调研时曾看到,三保庙中,有很多的印尼人来庙中参拜、旅游,甚至在那里舞龙舞狮;另有印尼人向庙中巫师求平安,巫师用印度教、回教的民间信仰方式为其解答。实际上,三保庙既有印尼华人背景多元化的原因,也表现出当地华人与穆斯林的交往和融合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三保洞

 

  从上文看出,三宝垄华人的宗教信仰文化渗透于当地民众的生活之中,是当地华人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三宝垄华人宗教信仰乃至当地华人社会生活具有明显的多元化、本土化特征。

机构介绍   |    联系我们   |    使用手册   |    友情链接
广东省人民政府侨务办公室主办  |  广州历康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  | 【粤ICP备xxxx号】